1. 首页

ted演讲快乐不快乐

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变外向

最近练听力有篇叫“TED演讲--脆弱的力量"演讲者是布琳·布朗请问有谁有看过我很郁闷

Ted演讲:为什么健康的生活方式几乎把我害死

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变外向

内向的你仿佛被贴上过社交焦虑、自卑、不快乐、没有幽默感等等的各种标签。

可是,你真的了解什么是内向吗?你真的懂内向的人吗?你知不知道,其实内向的人有很多可贵的品质,内向的人也可以光芒万丈。

在这样一个社交至上的大环境下,大家似乎都爱外向的人,做一个内向者常常倍感压力,甚至觉得很丢脸。

但是在SusanCain激情澎湃的TED演讲中,我们看到了内向者的非凡才能为世界创造的无限价值。

内向不是缺陷,是同样值得欣赏与赞扬的。

(SusanCain的TED演讲,勾妹提示: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此视频,土豪随意)

15条告诉你内向很棒

真的很棒

外向的人心理能量指向外部,因此他们更活泼,喜爱社交;内向的人心理能量指向内部,因此他们对内心世界更感兴趣,更安静,喜欢独处、自省和思考。

一个人的性情是天生的,几乎无法改变,而性格是可以培养的。

一个内向的人可能不喜欢讲话,但一样可以很健谈;可能不喜欢社交,但一样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一展风采。

1

享受独处是我的选择

大多数人害怕没人陪,一个人就会胡思乱想,而你很享受独处的时光。

内向的人并不害怕社交活动,不参与活动其实是他们的自主选择。

2

最会聆听,最有同理心

内向的人很安静,不爱闲聊,但最懂倾听,最有同理心。

在你难过的时候,外向的人会听你讲述然后带你去各种地方High,而内向的你不仅能倾听你的难过,还能够陪你一起难过。

困难时最需要懂自己的人了,有这样的朋友谈心,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你可以很自信地做自己,不需要别人的关注与认可就能把事做漂亮。

潜在完美主义,不愿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但喜欢精益求精,别人看不看得到不重要,自己做得好就会很满足。

敏锐的洞察力,拨开迷雾看本质

《欢乐颂》里,性格外向的邱莹莹总是急着表达,遇事还没弄清状况话就先溜到了嘴边,常常为此陷入窘境,也害得别人不安生。

和她相比,文静内敛的关雎尔就讨人喜欢得多。

没有什么比出色的洞察者更有魅力的了。

所以,内向的人同样可以很棒。

追答

内向并不是缺陷,不需要改变。

内向的性情也可以有丰富精彩的人生,真实的你,才是最棒的你。

最近练听力有篇叫“TED演讲--脆弱的力量"演讲者是布琳·布朗请问有谁有看过我很郁闷

请把英文题目告诉我,我帮你搜。

追问

就叫TED演讲——脆弱的力量

追答

看了一遍。

她提到的所谓的脆弱,就是不敢坚持保持自己的初始状态的一种心虚。

比如假设我是个胖子,那么如果我内心脆弱,我就会害怕别人说我胖。

我就会下意识地被脆弱征服。

从而因为脆弱给予的压力告诉自己,“我不能总是这么胖,我要减肥。”

由于内心脆弱,所以断绝了自己保持肥胖的自信,从而下决心减肥,由此可见,从肥胖到减肥,支持我的是由脆弱发出的力量。

但是由脆弱会衍射出两个极端。

简单来说,

自信完全被脆弱打败,从而过于在意别人的看法,失去真正的自我。

脆弱完全被自信征服,从而毫不在意他人的看法,盲目坚持自我,那么在这个例子里,我会接着发胖,直到这屋子盛不下我。

请考虑采纳。

欢迎讨论。

Ted演讲:为什么健康的生活方式几乎把我害死

  过去的10年时间,我一直处于悲伤和羞辱中,期待着有一个好的理由改变自己,这个理由就是自我提高。

于是我从三方面开始做起,首先从心智开始,我决定试着让自己聪明点,比如阅读大英百科全书,从头到尾通读,更确切的说是从第一个词“a-ak”读到最后一个词“Zywiec”。

现在已经没什么太大印象了,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年,整个过程很吸引人,有时也很痛苦,尤其对我身边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每当我在谈话时加入一些在大英百科全书中读到的与谈话无关的事实时,我妻子就会罚我一美元,所以说这也有不好的一面,  Butafterthat,Idecidedtoworkonthespirit.AsImentionedlastyear,Igrewupwithnoreligionatall.I'mJewish,butI'mJewishinthesamewaytheOliveGardenisItalian.(Laughter)  Notreally.ButIdecidedtolearnabouttheBibleandmyheritagebyactuallydivinginandtryingtoliveitandimmersemyselfinit.SoIdecidedtofollowalltherulesoftheBible.AndfromtheTenCommandmentstogrowingmybeard--becauseLeviticussaysyoucannotshave.SothisiswhatIlookedlikebytheend.Thankyouforthatreaction.(Laughter)IlookalittlelikeMoses,orTedKaczynski.Igotbothofthem.Sotherewasthetopiarythere.Andthere'sthesheep.  但这之后,我决定在精神层面上做些文章,就像我去年提到的那样,我从小就没有宗教信仰,我是犹太人,像美式OliveGarden餐厅里做的意大利餐那样,我不像传统的犹太人。

(笑声)真的不像,但是我决定去了解一下圣经和犹太传统文化,通过真正进入到其中,让自己完全融入到那个环境中去。

所以我决定遵循圣经的所有条例,从十戒,到蓄起胡须--,因为《利未记》要求人们不许剔除胡须,所以这就是我最后的样子,谢谢你们对此的反应。

(笑声)我看起来有点像摩西,或是泰德·卡钦斯基,都挺像的,这张修剪了一下,这就是那只羊。

  NowthefinalpartofthetrilogywasIwantedtofocusonthebodyandtrytobethehealthiestpersonIcouldbe,thehealthiestpersonalive.Sothat'swhatI'vebeendoingthelastcoupleofyears.AndIjustfinishedacoupleofmonthsago.AndIhavetosay,thankGod.Becauselivingsohealthilywaskillingme.(Laughter)Itwassooverwhelming,becausetheamountofthingsyouhavetodo,it'sjustmind-boggling.Iwaslisteningtoalltheexpertsandtalkingtosortofaboardofmedicaladvisers.AndtheyweretellingmeallthethingsIhadtodo.Ihadtoeatright,exercise,meditate,petdogs,becausethatlowersthebloodpressure.Iwrotethebookonatreadmill,andittookmeaboutathousandmilestowritethebook.Ihadtoputonsunscreen.Thiswasnosmallfeat,becauseifyoulistentodermatologists,theysaythatyoushouldhaveashotglassfullofsunscreen.Andyouhavetoreapplyiteverytwotofourhours.SoIthinkhalfofmybookadvancewentintosunscreen.Iwaslikeaglazeddoughnutformostoftheyear.Therewasthewashingofhands.Ihadtodothatproperly.AndmyimmunologisttoldmethatIshouldalsowipedownalloftheremotecontrolsandiPhonesinmyhouse,becausethosearejustorgiesofgerms.Sothattookalotoftime.  最后一步是,我希望注重自己的身体,尽可能达到最健康的状态,成为世上最健康的人,所以过去几年内我做了刚才提到的那些事情,我几个月前才刚刚停下来。

我必须要说,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因为那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快要害死我了。

(笑声)太让人受不了了,因为有许多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数量多的让人难以置信,我听取了所有专家的意见,和许多医疗顾问交流,他们告诉我,所有必需做的事情,我必须正确膳食,锻炼,冥想,养宠物,因为那样可以降低血压。

我在跑步机上写书,为了这本书,我跑了,近1000公里,我必须涂防晒霜,这可是个大工程,因为如果你严格遵医嘱的话,皮肤专家会告诉你,你要准备满满一玻璃杯的防晒霜,同时,必须每2-4个小时再涂一次,所以我觉得我的书的前一半都是,关于防晒霜的,我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就像个,光滑的甜甜圈。

关于洗手方面,必须洗的正确,免疫学家告诉我,我必须仔细擦拭,家里所有的遥控器和iPhone,因为它们滋生大量的细菌,这件事花费了我大量时间,  IalsotriedtobethesafestpersonIcouldbe,becausethat'sapartofhealth.IwasinspiredbytheDanishSafetyCouncil.Theystartedapubliccampaignthatsays,“Awalkinghelmetisagoodhelmet.”Sotheybelieveyoushouldnotjustwearhelmetsforbiking,butalsoforwalkingaround.Andyoucanseetherethey'reshoppingwiththeirhelmets.(Laughter)Wellyeah,Itriedthat.Nowit'salittleextreme,Iadmit.Butifyouthinkaboutthis,thisisactually--the“Freakonomics”authorswroteaboutthis--thatmorepeopledieonapermilebasisfromdrunkwalkingthanfromdrunkdriving.Sosomethingtothinkabouttonightifyou'vehadacouple.  我还尽我所能做个最安全的人,因为这也是健康的一部分。

我受到,丹麦安全委员会的启发,他们发起一个公益活动,口号是:“步行专用头盔是个好头盔”,他们认为不仅仅要在骑单车的时候戴头盔,走路的时候同样需要。

如你所见,他们连购物都带着头盔。

(笑声)恩,我也尝试了,我承认这看来有些极端,但是如果你想一下,这实际上是因为--《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写到过--,以一英里为基准,死于酒后步行的人,多过,死于酒后驾驶的人。

如果你已经结婚了,你应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SoIfinished,anditwasasuccessinasense.Allofthemarkerswentintherightdirection.Mycholesterolwentdown,Ilostweight,mywifestoppedtellingmethatIlookedpregnant.Sothatwasnice.Anditwassuccessfuloverall.ButIalsolearnedthatIwastoohealthy,andthatwasunhealthy.IwassofocusedondoingallthesethingsthatIwasneglectingmyfriendsandfamily.AndasDanBuettnercantellyou,havingastrongsocialnetworkissocrucialtoourhealth.  所以我完成了这些事情,某种程度上说是成功的,所有的指标都变得正常了。

我的胆固醇下降了,体重减轻了,我妻子也不说我看上去像个孕妇了,这非常棒,总的来说是成功的。

但是我同样意识到,我过于健康了,这本身也是不健康的。

我过度专注于做那些事情,却忽视了我的朋友和家庭,就像丹·布特纳告诉大家的那样,拥有一个广泛的社交网,对我们的健康至关重要。

  SoIfinished.AndIkindofwentoverboardontheweekaftertheprojectwasover.Iwenttothedarkside,andIjustindulgedmyself.ItwaslikesomethingoutofCaligula.(Laughter)Withoutthesexpart.BecauseIhavethreeyoungkids,sothatwasn'thappening.Buttheover-eatingandover-drinking,definitely.AndIfinallyhavestabilized.SonowI'mbacktoadoptingmany--notall;Idon'twearahelmetanymore--butdozensofhealthybehaviorsthatIadoptedduringmyyear.Itwasreallyalife-changingproject.AndI,ofcourse,don'thavetimetogointoallofthem.Letmejusttellyoutworeallyquickly.  我于是停止了这些健康计划,健康计划中止后的一周,我让自己稍微放纵了一下,开始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尽情放任自己,有点像《罗马帝国艳情史》里那样。

(笑声)当然这里可没有关于性的部分,因为我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因此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过大吃大喝是肯定要有的,最后就稳定下来了,我现在又回到从前的我了。

我保留了许多过去一年中尝试过的方法--当然不是全部,我再也不带头盔了,但是还是保留了不少健康的生活习惯,这真是个能够改变生活的计划。

当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逐个体验,我只简单告诉大家两件事。

  Thefirstis--andthiswassurprisingtome;Ididn'texpectthistocomeout--butIliveamuchquieterlifenow.Becauseweliveinsuchanoisyworld.There'strainsandplanesandcarsandBillO'Reilly,he'sverynoisy.(Laughter)Andthisisarealunderestimated,under-appreciatedhealthhazard--notjustbecauseitharmsourhearing,whichitobviouslydoes,butitactuallyinitiatesthefight-or-flightresponse.Aloudnoisewillgetyourfight-or-flightresponsegoing.Andthis,overtheyears,cancauserealdamage,cardiovasculardamage.TheWorldHealthOrganizationjustdidabigstudythattheypublishedthisyear.AnditwasdoneinEurope.Andtheyestimatedthat1.6millionyearsofhealthylivingarelosteveryyearinEuropebecauseofnoisepollution.Sotheythinkit'sactuallyverydeadly.  首先是--一件让我感到惊讶的事情,我之前并没有抱这个期望--,但现在我却有了一个更安静的生活。

我们生活在一个嘈杂的世界,充斥着火车、飞机、汽车,和比尔·奥雷利(美国时事评论员),他吵死了。

(笑声)这的确是一个被低估、被忽视的健康隐患--,不仅仅是因为它有损听力,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它实际上还会让人产生,“攻击或逃离”这个心理应急机制,高分贝噪声会让你启动应急机制,这样持续数年,会造成真正的损伤,心血管损伤。

世界卫生组织做了一个大型研究,并于今年出版,研究在欧洲进行,他们预计,人类过去160万年形成的健康生活方式,在欧洲逐年减少,这正是由于噪音污染,他们认为噪音污染的确是非常致命的,  Andbytheway,it'salsoterribleforyourbrain.Itreallyimpairscognition.AndourFoundingFathersknewaboutthis.WhentheywrotetheConstitution,theyputdirtalloverthecobblestonesoutsidethehallsothattheycouldconcentrate.Sowithoutnoisereductiontechnology,ourcountrywouldnotexist.Soasapatriot,Ifeltitwasimportantto--Iwearalltheearplugsandtheearphones,andit'sreallyimprovedmylifeinasurprisingandunexpectedway.  同时,它还对人的大脑非常有害,噪音污染会损害认知能力。

我们的建国先父们认识到了这些,他们制定宪法的时候,把泥土涂满白宫外面的鹅卵石,这样他们就可以集中精力,因此没有消除噪音技术。

我们的国家就不会存在,作为一名爱国者,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我戴着耳塞和耳机,这对我的生活确实很有帮助,出乎我的意料,超出了我的期望,  AndthesecondpointIwanttomake,thefinalpoint,isthat--andit'sactuallybeenathemeofTEDMED--thatjoyissoimportanttoyourhealth,thatveryfewofthesebehaviorswillstickwithmeunlessthere'ssomesenseofpleasureandjoyinthem.Andjusttogiveyouoneinstanceofthis:food.Thejunkfoodindustryisreallygreatatpressingourpleasurebuttonsandfiguringoutwhat'sthemostpleasurable.ButIthinkwecanusetheirtechniquesandapplythemtohealthyfood.Togivejustoneexample,welovecrunchiness,mouthfeel.SoIbasicallyhavetriedtoincorporatecrunchinessintoalotofmyrecipes--throwinsomesunflowerseeds.Andyoucanalmosttrickyourselfintothinkingyou'reeatingDoritos.(Laughter)Andithasmademeahealthierperson.  我想说的第二点,也是最后一点,实际上就是TEDMED的主题--,快乐对人的健康非常重要,要不是这些行为可以带给我快乐和愉悦的感觉。

我很难能坚持下来,举一个例子,食物,垃圾食品行业,特别擅长,开启我们的愉悦感,并带给我们最快乐的感受,但是我想我们可以将他们的技术。

应用到健康食品领域,比如说,我们喜欢脆脆的口感,于是我试着把这种脆脆的口感加入到我的许多食谱中--,比如放一些葵花籽进去,你就会有像吃多力多滋(玉米片),一样的口感,(笑声),这使我变得更健康,  Sothatisit.ThebookaboutitcomesoutinApril.It'scalled“DropDeadHealthy.”AndIhopethatIdon'tgetsickduringthebooktour.That'smygreatesthope.  就是这些,这本书四月面世,书名叫做“不要盲目追求健康”,我希望新书宣传的时候我不要病倒,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Sothankyouverymuch.  (Applaus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